宝体育手机登录

看看体育收藏大咖如何抢宝 每件藏品都有背后故

  日前,一则“寻宝”消息经由本报刊发,在广东乃至全国收藏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今年是广州天河体育中心建成30周年,这座因1987年第六届全运会崛起 的综合性体育场馆群,如今已经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大型体育场馆赛后利用成功的典范,在筹建天体陈列馆的时候,什么宝贝可以作为“镇馆之宝”,成了大家热议的 焦点。此时,有行家提出,第六届全运会火炬存世量少,市面上更是罕见,可以向社会公开“征集宝贝”。于是,关于这把神秘火炬的下落,成了广大市民和收藏家 们最惦念的事情。

  上周,记者获邀前往上海 国家会展中心,采访2017(第35届)中国国际体育用品博览会,体育珍藏品展览暨拍卖会同期在此举行,吸引了不少国内顶级收藏家到场,其中包括来自广东 中山的著名收藏家周俭雄,这位业界大咖举牌踊跃,将第二届全运会航模项目冠军奖杯在内的多件珍品收入囊中。虽然他本人也没有收藏第六届全运会火炬,但相关 线索还是找到了:有一把火炬为中国乒坛名宿梁丽珍所收藏,但由于这位前辈已经过世,火炬也没有了下落。

  中国收藏家协会体育纪念品收藏委员会主席李祥告诉记者,“这件藏品对于广东体育来说意义重大,我们会通过多种渠道寻找其下落,争取有一把留在天河体育中心,供世人瞻仰。”

  日前,记者获邀出席了一场以“天河体育中心建成30周年”为主题的媒体沙龙,与会代表既有亚运会亚残运会博物馆的专业人士,也有曾在体育中心绿茵场上披挂上阵的运动大咖,还有广州知名体育记者……大家各抒己见,为天河体育中心30周年纪念活动出谋划策。

  其间,一张关于第六届全运会火炬的老照片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人们不禁要问:火炬今何在?

  第六届全运会在广州举行,天河体育中心横空出世,从而拉开了以此为中轴线的广州新城建设的序幕,至今刚好30周年。

  记者就此咨询了多位当年见证过第六届全运会开幕的体育系统人士,但没有人对此火炬有深刻印象,至于她的下落,更是如石沉大海。

  据行家介绍,2001年九运会的火炬并不难找,民间交易价格已从6万元升至9万元。目前天河体育中心正在筹建“纪念建成30周年陈列馆”,第六届全运会火炬作为极具纪念意义和观赏价值的珍品,极有可能成为陈列馆的镇馆之宝。

  天河体育中心负责人表示,希望广州市民群策群力,提供关于第六届全运会火炬收藏的有关线索,使其与广大市民见面,这也算是为天河体育中心成立30周年送上一份大礼。

  带着这个疑问,记者在采访体育珍藏品展览暨拍卖会时特别留意,希望能找到一丝线索。

  来自广东中山的著名收藏家周俭雄告诉记者,他知道一些关于第六届全运会火炬的线索,他曾在中国乒坛名宿梁丽珍那里见过这把火炬。但不幸的是,梁丽珍今年年初离世,她生前收藏的体育纪念品也没有了下落。

  由于当年还未有火炬接力传递,因此第六届全运会火炬本来就不多。除此以外,传闻中的其他5把火炬也从未在市面上出现过。据介绍,第六届全运会火炬是中国自行研制的第一把火炬,正因为此,才会显得更加珍贵。

  记者在此次体育珍藏品展览暨拍卖会上也未能见到第六届全运会火炬,但却见到了不少罕有的全运、亚运和奥运火炬,其中不乏珍品。

  据中国收藏家协会体育纪念品收藏委员会主席李祥表示,这次展拍合一的藏品相当丰富,囊括了中外纪念章、瓷器、奖杯、火炬等藏品,其中不乏像1956年墨 尔本夏季奥运会火炬这样的精品。最终,这把火炬以19.8万元成交。这位来自上海本地的藏家表示,目前已经集齐了绝大部分奥运火炬,虽然这个价钱超出预 估,但还是值得的。

  据行家透露,目前市面上报价最高的奥运火炬是1952年赫尔辛基夏季奥运会火炬,据说全球仅存6把,中国只有一把,为周俭雄所收藏,目前市值500万~600万美元,几乎是近3届奥运火炬成交价的2000倍。

  据透露,周俭雄当年以200万元从其他收藏者手中购得1952年奥运会火炬,当年绝对是天价,但他认为稀缺的藏品绝不应该吝惜资金,如今看来那只是一个底价,行情早已水涨船高。

  周俭雄此番莅临上海拍卖会现场收获颇丰,他每次出手都可以将拍卖会带上高潮,比如以8.8万元拍走第二届全运会航模冠军奖杯。

  这样一尊国内比赛的奖杯居然拍出如此高的价格,旁观者或许颇感费解,毕竟一支最近三届的奥运会火炬也就是以2.5万元左右的价格成交。

  对此,周俭雄有自己的理解,“这样的集体项目奖杯并不多见,而且其存世量少、做工考究,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李祥表示,周俭雄是国内著名体育纪念品收藏家,他手中有很多难得一见的孤品、珍品,他的眼光非常独到,而且投资非常理性,每次出手都有收获。

  会计师出身的周俭雄,在1990年单位捐款支持北京亚运会时开始关注体育纪念品收藏,从一开始的邮品、奖牌、火炬,到后来的报刊、纪念章、瓷盘,只要是与体育有关的纪念品,他都会分门别类进行收藏,其品种之丰富、数量之巨,在国内恐怕无能出其右者。

  “比如奥运奖牌,还要分项目,是否带盒、绶带,品相如何等,这直接决定了藏品的价值,”周俭雄表示,“国际奥委会大会和奥运会的佩章就不同,因为媒体、委员、主席、代表团团长的绶带颜色各不相同,凭借带子可以识别身份,有绶带的价格往往会翻倍。”

  李祥告诉记者,现在体育纪念品的收藏在我国才刚刚起步,大家对于它的价值还不甚了解,因此像本次拍卖会上就出现了我国第一个女子世界冠军邱钟惠使用过的 乒乓球拍,被收藏者以800元拍走,令人不胜唏嘘,“这是一个捡漏的时代,很多好的藏品以低价被拍走,几年后可能增值十倍以上,因此,体育纪念品收藏的增 值空间很大。”

  1961年,邱钟惠率领中 国乒乓球队获得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女子单打冠军、女子团体赛、女子双打第2名,成为中国获得世界女子乒乓球比赛冠军的第一人,同时也是中国第一个女 子世界冠军;其成就令人叹为观止,随着时光的流逝,关于她的藏品逐年减少,价值也会不断提升。

  “我虽然不是搞体育的,但我认为体育精神符合我的人生追求,那就是公平、公正、公开,所以我热衷于体育收藏。”李祥说,体育竞技往往出现很多精彩的瞬间,而其精神、价值往往凝聚在奖牌、奖杯等藏品当中,沉淀下来,历久弥新。

  据李祥估算,目前国内从事体育收藏的不过10万人。同我国庞大的人口和收藏爱好者数量相比,这一数字几乎不值一提。即便体育珍藏品展拍会已是国内最大,但拿出藏品委托李祥展拍的收藏爱好者也不过30余人。

  “体育收藏还是一片投资的洼地,展拍会创办8年来,逐步激活了中国体育纪念品收藏行业,越来越多人参与进来,成为行家,”李祥说,“广东一直以来是我们 看好的体育收藏潜力最大的地区,广东有全国领先的竞技体育、群众体育和体育产业,广东人懂体育、懂文化,更精通价值投资;将体育纪念品收藏与体育设计的继 承、创新相结合,赋予产品、产地和设计以特有的意义,那么这件产品就可以成为全世界通行的可使用、可欣赏,甚至可增值的收藏品、艺术品。”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